让子弹飞里面的经典台词

时间: 2020-09-26

 前几天在解放看的赵氏孤儿和大笑江湖,说实话,对这两部片子还是有点失望的,看大笑江湖的时候,整场心情是比较放松的,而且整个解放的1号厅也都处于欢乐愉快的状态,赵氏孤儿首先整

让子弹飞里面的经典台词

 

前几天在解放看的赵氏孤儿和大笑江湖,说实话,对这两部片子还是有点失望的,看大笑江湖的时候,整场心情是比较放松的,而且整个解放的1号厅也都处于欢乐愉快的状态,赵氏孤儿首先整个人很快的融入了剧情中,但是后面慢慢的随着剧情的淡化而平淡了起来。

看《让子弹飞》是酣畅淋漓的体验,整个左岸的八号厅都在沸腾,并没有因为是凌晨的首映而带有任何的疲倦感,每当有给力的台词出口时,大厅里就会有人大声的欢笑着,鼓掌着,影片中大声的爆粗,似乎也都无所谓,因为大家都差不多,似乎真的跟子弹一起飞了起来,看过很多电影,但是似乎很难有这样使人达到高潮的对白,因为好多电影的本身并不给力,但是这不电影,确实花了不少功夫让大家这么……

摘要:《让子弹飞》以其丰富的想象,极具夸张的情节场景,在岁末年初的电影市场上赢得了满堂喝彩,而狂欢化的叙事风格在影片中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狂欢的力量在于颠覆、解构,不难看出影片在讽刺着国民性的同时,也在解构着激进的破坏性革命的力量。

关键词:《让子弹飞》;狂欢化;启蒙;闹剧;革命

一、非理性的狂欢式叙事

《让子弹飞》以其寓言的形式,荒诞的表演、搞笑的语言和悬疑的情节,在中国电影市场上赢得了满堂喝彩,创造了中国电影商业化之后一种令人耳目一新的新型电影:寓言体电影。一部寓言体电影的成功背后,是对美学因素的娱乐化编码,简单的说,《让子弹飞》的成功是以狂欢的方式,让观众在想象中陷入崇高的乌托邦式启蒙情绪与暴力革命之中的结果。

在《让子弹飞》中,姜文在影片中以其个性化的言说,向大众传达着一种非理性的、狂野、浪漫的情怀。从开篇的“马拉火车”、“火锅蒸汽”、“麻将面罩”到水中矗立的宛如童话世界般的鹅城,都透着一股天马行空的幻想意味,鹅城的妇女在城墙前疯狂的敲锣打鼓,制造着节日欢庆的气氛,再加那漫天飞舞的子弹,满街满地满箱白花花的银元,可以说,整个发生在鹅城的故事就像是一个幻境。在这里,现实时空的理性框架已被忽略。姜文在这里试图以幻想式的影像风格来探寻意识本源的狂欢精神。

“狂欢化的时间是超越了传纪体的时间,它仿佛是从历史时间中剔除的时间,它的进程遵循着狂欢体特殊的规律,包含着无数彻底的更替和根本的变化”。[1]影片正是在其精彩的故事中,通过丰富的想象力,将断裂的碎片化的夸张场面加以缝合,从而建构了一个狂欢化的叙事结构,传达出创作者的批判意识和颠覆力量。

姜文的影片就是在这种情绪宣泄的状态下,对人的“精神”、“意志”本身进行中国式解读。在这样的表述中,追求的明显不是理性的解析,而是非理性的感悟,一次精神的狂欢。狂欢世界是暂时的、相对的、象征性的,但乌托邦的意义并不因此而丧失,它的意义正在于它与现实的距离,因此,影片用上海就是浦东,浦东就是上海,这种乌托邦式的寓意结束。它是对现实的批判和超越。它体现了人类追求至善至美的精神力量。

二、愚昧的民众与欺骗的启蒙

张麻子最初来到鹅城即提出要办三件事“公平、公平、还是他妈的公平”,这无疑具有很强的启蒙意识,并且在他与小六子的一段温馨的谈话中提出要让小六子去留洋读书,这无疑也指出了启蒙的恰当手段——教育,然而他的启蒙以小六子的死而终结,启蒙的目的不再是要建立一个公平而有尊严地生活的世界,而是要复仇。

张牧之所面对的要被启蒙的鹅城民众,则并非是心怀着救民理想,追求公平的觉醒了的民众,事实上是一些麻木而不觉醒的“庸民”群体。“他们的整个存在被限制到纯粹的感性:恐惧和希望就是在它上面高高统治的唯一动机。

猜你喜欢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20 党员屋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