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算里经典台词安德罗

时间: 2020-08-04

 麦家《暗算》读后感范文1《暗算》是作家麦家一部关于密码破译的小说,荣获中国茅盾文学奖。撇开小说的真实性,看过这本书,我有很深的感触,特别是小说中的人物的奉献精神。整本书讲

暗算里经典台词安德罗

 

麦家《暗算》读后感范文1《暗算》是作家麦家一部关于密码破译的小说,荣获中国茅盾文学奖。撇开小说的真实性,看过这本书,我有很深的感触,特别是小说中的人物的奉献精神。

整本书讲述的是中国情报机构701的特殊人群的特殊生活,他们被封闭在一个山里面,基本上是与世隔绝。小说采用一种新的叙述方式,即直接引用采访者的语言和作者自己的语言两种不同的方式进行描述。麦家的写作读起来非常流畅,语言简练,专业。

故事就只用了三种人的身份构成,一个是听风者,第二个为看风者,第三个则是捕风者。当然,这里指的风是指一些间谍性的行为,比如破译密码,侦察情报和实际的参与战争行为。

听风者用的是一个人作为主角,这人是个瞎子,名叫阿炳,这个阿炳从陆家村被带到破译局,主要是为了侦破敌国的密码,从一千多组的摩斯密码里听出敌方的电台,然后交给破译者去解迷,为国家的安全提供有力的信息。当然,文中的阿炳简直就是个天才,他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破掉了敌方的电台,令破译局原来计划一年完成的工作提前了许多。而这个人却是敏感的,不容质疑的,他不愿意别人否定他的判断,就象否定他生活的判断一样。这有些神经质,或者类似于疯子的行为。在他倍受大家尊敬与膜拜,当然,他的缺点在于他经受不起任何的打击,在他的妻子背叛他后,他选择了自杀。这让我想到,无论一个人有任何的优点,他的缺点很可能就是致命的,我们不可能同时拥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太过于完美,于小说或者生活里都不太具有戏剧性,我们需要这样的戏剧性,这就是第一篇听风者里所吸引人的。

麦家《暗算》读后感1

小说开始于作者一次神奇的邂逅,出差第一次坐飞机就遇到同一乡音的老乡让他激动不已,主动攀谈过后却给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刚下飞机的他就被各种约谈审问,可以说是人生处处有惊吓,这一奇怪的遭遇让他了解到了一个特殊的机构—701,一个神秘莫测的特殊情报机构,这个机构里生活的人都有着不平凡的人生。

首先作者安排了听风者阿炳的出场,他的出场让我不得不再次相信上帝是公平的,因为他对每个人都不公平。拥有着一双可以听天外之音,无声之音,秘密之音的耳朵的他却是一个瞎的人(阿炳名字的由来)、傻的。但是由于他那双神奇的耳朵无疑让他成为这个组织里的关键人物。在读关于阿炳的故事时,我想了很多,也许作者也正想传达给我们一种这样的理念:世界上有哪两种人最专注?非刚出生的婴儿和世人眼里的疯子莫属,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将自身和喜怒哀乐融化为一体,能够完全投入一种情感,这种专注感作为一个平常的成年人是很难做到的,我们在生活中学会了融会贯通,随机应变自然得抛弃那种专注。阿炳这样一个纯粹的性格注定了他的人生是以悲剧结尾,然而作者却给他安排了一个还算比较想得开的巧妙的悲剧,阿炳因为耳朵过于灵敏听到了自己老婆生的孩子不是他的后触电自杀,正所谓成也风云败也风云。读到这里我甚至觉得作者是一个内心邪恶丑陋的人,竟然安排隔壁老王来祸害这样一个纯粹单纯的人,可是后来,笔锋一转,那女人竟是为了阿柄,可怜的阿炳并不知道自己没有生育能力却倔强地要求女人为他生孩子,女人无奈出此下策殊不知酿成一场悲剧,至此愿天堂的阿炳瞑目。

其次本书第二部分《看风者》讲述的是安在天和天才数学家黄依依的爱情故事,说到这里可能大家觉得荒谬,在那个闭关锁国的年代,而且是情报部门,你居然跟我谈爱情,搞笑么?呵呵,这不就于无形之中造就了黄依依这个人物的非一般性吗?非一般性的工作当然得安排非一般的人物出场。这个非一般人物的办事能力当然和阿炳一样,都是天才,都解决了常人不能解决的问题。作者当然不是一味地向我们讲述很有视觉冲击效果的“爽文”,暗藏在这个女人的内心深处有着太多动人的情感,黄依依生自东方,学在西方,她追求自由的爱情,当然她所理解的爱情不应该不出现在那个年代那个地方,时代造就了她的爱情悲剧。

在有了上述两个人物的详细描写过后,对于701,我们开始对那些不可思议变得习以为常了,以至于到后来老陈陈二胡的解密,我们开始变得比较平静的去审视一个人物了,

没错,那里的人那里的工作在我们看来及其枯燥乏味,他们能坚持下来直至终老终究逃不过两个词,信仰和宿命,因为信仰所以坚持,因为宿命,时刻保持这一种责任感,他们是伟大的!后来的故事更是如此,地下工作者的信仰是革命胜利,宿命注定他们只能是地下工作者。总而言之,与其说麦家是在写一本有关谍战的悬疑小说,不如说是在写一本圣经。

随着一个个解密日的到来,一些伟大的人物及其他们的事迹为我们所知晓。若此时你我能静下心来一同品味他们的故事,这便是一场胜于有声的交流,也是一场超越时间和空间的不平凡的交流!

麦家《暗算》读后感2对于当代中国文坛来说,麦家的写作无疑属于独特的路数。这个人的存在已经变得不可忽视,他那么顽强、绝对而倔强。他的写作诡秘、幽暗、神奇,深不可测,到处潜伏着玄机,让人透不过气来。阅读他的作品,就像是被引诱到一个偏僻的山谷,而黑暗开始降临。阅读没有退路,只有在黑暗中摸索。那真是孤苦伶仃的阅读,无助的阅读,就像他的写作一样;当然,也是极其富有刺激性的阅读,这是一种关于阅读的阅读,也是关于写作的写作。

在麦家近期出版的《暗算》的前面几页处,他这样写道:“7”是个奇怪的数字,它的气质也许是黑的。黑色肯定不是个美丽的颜色,但肯定也不是世俗之色。它是一种沉重,一种隐秘,一种冲击,一种气愤,一种独立,一种神秘,一种玄想。

关于“7”的所有设想,可以看成是麦家关于写作的设想,小说中的那个叙述人“我”就是一个戴着墨镜的人。麦家就是一个戴着墨镜写作的人。由此就不难理解,这部小说的第一个主角就是“阿炳”。只有阿炳面对的黑暗,他带来的黑暗给麦家的写作提供了家园。隐秘、秘密、解密、暗算、秘谋、告密等等,这些都是黑暗中的行为,也都是本质性的写作,所有的本质性的写作都是黑暗的写作,都在黑暗中或关于黑暗的写作。写作就是沉入黑暗,在黑暗中发光;绝对的写作就是绝对的黑暗,就是绝对之光。

麦家以《解密》令文坛刮目相看,他的出现就像一片阴影,投在亮丽的文坛上,多少有些令人惊慌。事实上,麦家写作多年,他的写作姿势显然是潜伏式的,是一种秘谋,是对写作的宣誓。《解密》就这样出现了,令人措手不及。那是一个关于701单位解密码的故事,很吸引人,像是侦探小说、间谍小说、恐怖小说的变种,一种新型而独特的种属,或者说一种四不像的写作怪物。令人惊惧的阅读效果,把人们引向一个未知的黑暗的领域。在山里头,在黑屋子,一群人在截听敌方的电码,这是所有战争中最紧张最具有突变性的经典场面。麦家就把书写对准这个场面,他探究的是一个领域,一个黑暗的领域。《解密》有一个漫长的故事,随后突然进入幽暗处,故事被秘密所牵引,进入到无法洞见的深度。这种状态显然不是指故事表面无穷无尽的不可知状态的密电码的追踪,而是指麦家在根本上揭示出一种生存的状态,一种存在的黑暗状况。

写作是如何进入、如何接近那种状态的?写作由此留下黑色的文字。确实,麦家的故事都会有事件和结果,这是他难以摆脱世俗性的故事留下的把柄。《解密》中那本密电码的丢失,结果是人的四处寻找。这些事件总是要出现的,故事也不能承受那么幽暗的存在,可以理解或者谅解。但在大多数时候,他的写作可以沉入黑暗,在铭刻那些时间,在幽暗中,写作的力不时爆出某些火花。他执拗地书写那个叫做容金珍的男人,一个解密天才。他是那样一个孤独的人,一个像死一样陷入沉思的人。他只倾听一些奇异的声音,来自遥远的不可企及的黑暗中。那个笔记本丢失了,也是黑暗中,在一辆行驶在黑暗中的列车的车厢里丢失了。

对于容金珍来说,这是更深的黑暗的开始。他在更深的黑暗中寻找那个丢失的宝物。小说是这样描写他此时的境况的:现在,容金珍正在为此深深悔恨,同时他极力想走入神秘的迷宫,找到他为什么把笔记本忽视掉的谜底。开始,他为里面无穷无尽的黑暗所眩晕,但渐渐地,他适应了黑暗,黑暗又成了发现光亮的依靠。就这样,他接近了一个宝贵的思想,他想:也许正是因为我太珍视它了,把它藏得太深了,藏在我心理的心里,以致使我自己都看不见了。

这也是对这种书写的隐喻,麦家走进了这种存在的处所,他看到了一种黑暗中的存在,那种生命,在日复一日的解中磨损,越来越黑暗,越来越接近光亮。在很大程度上,我们确实为那种神秘兮兮的故事所吸引,它把我们引向不可知的山谷;随后我们为那种存在的生命所惊惧,那些天才,只在黑暗中发光的天才生命所惊叹。而后,对于书写,我们又能说什么呢?又能感知什么呢?存在变成了文字,一种黑色的文字,文字确认了存在,又远离了存在,文字成了自己,它的铭写就是在黑暗中发光,成为灰烬。能感知到文字的魔力的,那是对书写之历史的回忆,它只能以力的方式存在,不能感知的,那就是灰烬,一种已死的文字。

2003年,《暗算》又给我们制造了一种黑暗,这是阿炳的黑暗。在这本书中,不用说,关于阿炳的篇章是最动人的,也是最接近麦家的写作本质的。这是对黑暗的书写,是在黑暗中书写。麦家再次动用了他对故事的处理能力,在这里,“暗算”被做了双重性的处理,暗算既是指破译电码,也是指这些破译者的生活如何被暗算。坦率地说,后者的显性化的故事并不巧妙,也不特别惊人。阿炳也被命运算计了,他无法生育,他的妻子林小芳与山东大汉有了儿子,阿炳为此自杀。真是人算不如天算,阿炳如此不堪一击,比暗算更强大的是一种命运,一种文化力量。那个黄依依的故事同样如此,她在做人流时被张国庆的妻子所暗算,结果死于非命。诸如此类,这些故事都有一些显性的被“暗算”的意味。

我想说,这些显性的故事当然可以在宿命论的意义上提示存在的某种深度性,甚至触动读者掩卷而思的哲理性。但是对于麦家的书写来说,这些显性的故事却消除了黑暗,把黑暗中的故事带向了光亮处。但这并不是真正的光亮,这是另一种存在,另一种书写,一种世俗化的书写。而真正黑暗中的书写,是永远身处黑暗中,那种光亮是从黑暗中的坚硬存在磨砺出的火花,它是黑暗极致的光亮。对存在之坚韧性的书写,书写能体会领悟到自身的力,书写是对存在的铭写,对生命之存在,存在之极限的书写。神秘的不是世界是怎样,而是世界是这样!维特根斯坦如是说。书写对那种黑暗中的存在给予接近,它就逼近了神秘,真正不可知的生命延伸之路。麦家给当代中国文学提示的,是一种坚韧的书写样式,一种真正的另类的,也是最虔诚的写作。

麦家的文字是有力的,那么简洁,一种被痛楚所浸满的文字,它可以引向不可知的深谷,穿过那黑暗的屋子,在黑暗中听风;能提供这种图景的文字的人,能独享一种秘密,一种幸福,一种意外之喜。

麦家暗算读后感400字一

从小看过不少关于间谍的文艺作品,从《保密局的枪声》向梅饰演的风韵妖饶的女特务,到真实的关露、张露平和郑苹如,从探知珍珠港袭击情报的佐尔格、到现仍不知其真实下落的川岛芳子、从整人无数遭到报应的贝利亚、戴笠,到全家均被我党除奸用硝呛水灭尸的顾顺章、从随时准备献身事业而自绝后人的潘汉年、到文武双全的陈赓大将,曾给年少的我带来无尽的个人英雄主义的想象,过去的文字上说的均是他们才智过人的非凡能力,而非心狠手毒的职业要求,谁也不知那个旁人永远不可能知晓的领域里有多少骇人听闻的永远不能揭密的事情!

电视剧《暗算》热播时,仅因为对其名字的反感而没有观赏,总想到巴蜀才子魏明伦曾为《十面埋伏》作的歌词:“山埋伏、水埋伏、情场埋伏、官场埋伏”,这首词当时引起极大轰动,也引起了上层的高度不满,谁来埋伏我们?一定是暗算我们的人!我们什么地方值得暗算,就需要自己暗算一下自己了。

我们需要审视的不仅仅是自己的过往,而且还有心里最阴暗和无望的空间,这种绝决的残酷如同麦家给我们提供的扭曲禁锢的世界。

麦家暗算读后感400字二我一向标榜自己不求甚解,这已经有些到了无耻的地步,反正一旦有人问起我你到底看懂了什么,我都会用这样的字眼去打哈哈,打完哈哈后我总想,其实我收获的东西应该不少,这些读过的书就象一滴水珠,汇入小溪,然后可能会汇成大河,然后流入大海,当然,这一切都只是可能,也许在没有形成大河之前,我的小溪就已经干涸了。

麦家的《暗算》我是第一次接触,包括麦家的作我都是第一次接触的。我记得以前厚圃依稀谈起麦家的作来,然后作名字我不记得了,只记得他好象谈过麦家,好象没有谈过。青萍兄的《暗算》落入了我的手中后,我在余华之后选择麦家,我觉得自己算是比较有针对性的看一些东西,这样挺好。《暗算》讲的是国家安全局前身的故事,我记得以前好象听过或者看过这么回事。安全局的前身应该是什么保密局或者如麦家所说的破译局等等部门,故事就只用了三种人的身份构成,一个是听风者,第二个为看风者,第三个则是捕风者。当然,这里指的风是指一些谍性的行为,比如破译密码,侦察情报和实际的参与战争行为。

听风者用的是一个人作为主角,这人是个瞎子,名叫阿炳,当然,《二泉映月》的演奏者也是叫阿炳,两人的特点当然是耳朵比较灵,有与从不同的听觉与观察力。这个阿炳从陆家村被带到破译局,主要是为了侦破敌国的密码,从一千多组的摩斯密码里听出敌方的电台,然后交给破译者去解迷,为国家的安全提供有力的信息。当然,文中的阿炳简直就是个天才,他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破掉了敌方的电台,令破译局原来计划一年完成的工作提前了许多。而这个人却是敏感的,不容质疑的,他不愿意别人否定他的判断,就象否定他生活的判断一样。这有些神经质,或者类似于疯子的行为。在他倍受大家尊敬与膜拜,当然,他的缺点在于他经受不起任何的打击,在他的妻子背叛他后,他选择了自杀。这让我想到,无论一个人有任何的优点,他的缺点很可能就是致命的,我们不可能同时拥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太过于完美,于小说或者生活里都不太具有戏剧性,我们需要这样的戏剧性,这就是第一篇听风者里所吸引人的地方。

下面是CN人才网为您精心整理的《速度五厘米》印象最深刻的经典台词的全部内容,希望可以帮到您。如果您喜欢的话可以分享给身边的小伙伴们!

明里:ね、秒速(びょうそく)五(ご)センチなんだって

ne、byousokugosenchinandatte

呐听说是5cm/s

贵树:え、何(なに)?

e、nani

什么在说什么呢

明里:桜(さくら)の花(はな)の落(お)ちるのスピード、秒速(びょうそく)五(ご)センチメートル

sakuranohananoochirunosupi-do、byousokugosehchime-toru

樱花花瓣飘落的速度是5cm/s

贵树:ん~、明里(あきり)こういうことよく知(し)ってるよね

en~、akirikouiukotoyokushitteruyone

嗯明里在这方面懂得挺多的啊

明里:ね、何(し)だかまるで雪(ゆき)みたいじゃない

ne、shidakamarudeyukimitaijyanai

你不觉得很像雪花吗

贵树:そうかな、ね~~待(ま)ってよ。明里(あきり)!

soukana、ne~~matteyoakiri

也许吧喂等等我

明里:贵树(きひろ)君(くん)、来年(らいねん)も一绪(いっしょ)に桜(さくら)见(み)れるといいね

kirirokun、rainenmoissyonisakuramirerutoiine

贵树同学要是明年也能一起赏樱花就好了

知っでる

shidderu

知道么?

樱(さくら)の花(はな)のおちるスピ--ド

sakuranohananoochirusupi-do

樱花落下的速度是

秒速(びょうそく)5(ご)セソチメ--トル

byousokugosenchime-toru

秒速五厘米

どれほどの速さ(はやさ)で生(い)きれば、

dorehodonohayasadeikireba

我要以怎样的速度生存下去

きみにまた会(あ)えるのか。

kiminimataaerunoka

才能与你再相会呢?

猜你喜欢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20 党员屋 版权所有